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不如是 > 正文

老师

时间:2019-09-23来源:不辱其身网

  

  刚听到这个噩耗, 我的夺眶而出。冯子玉老师仙逝。

  在我的心里, ,小学的老师们, 那含义很深很深。 我就读的中学和小学,中国水利水电第十一工程局子弟小学和子弟中学, 在当年, 是挺有规模的学校。 每个年级有七个班, 每个班有五十多个同学。在校就读的大多都是工程局当时八千多员工的子弟。也有来自乡村的同学,住在学校里,人数不多。

  冯老师是高中时的班主任, 语文老师。 我记得很清楚,冬天的时候,他身披着一件黑大衣, 头上戴着一顶灰色的前进帽, 在教学楼三楼的走廊上走过的样子。 那个时候, 每个老师都不只是老师, 他们像,一样, 关心着每一个同学, 用自己的心爱着每一个同学。那种爱,简单, 淳朴, 真实。因为在那个年代,物质条件很差,我们又是在一个大工程单位的子弟学校里, 人与人之间, 很。17个月孩子突然抽风>

  老师要做的工作真是很多。他们要备课, 上课, 设计考试题, 自己刻印考试卷, 改作业, 家访, 早自习,晚自习,学校里还经常有运动会, 开大会,春游什么的。那个时候每个人的工资都很低,特别是,好像工资更低,我印象里只有几十块钱一个月,没有人愿意当老师。但是,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我高三毕业,我没有听到一位老师抱怨过工资低。他们每一个人对工作的投入,至今都在我的脑海里像电影一样一幕一幕,清清楚楚。为师之道,传道,授业,解惑也。在我的中学小学老师们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当冯老师站在讲台上,他意气风发地讲解文言文, 一笔一划用粉笔在黑板上工工整整地写下那些诗词,美文。冯老师讲课, 我能够感受到, 他完全是活在那些课文里。不止一次,他讲到男儿的荣耀, 应该是奋战沙场, 马革裹尸。当他讲到这些的时候,他高昂着头,挥手看着远方。现在想想, 我还是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治疗只要三招泪流满面。在最最基本的生存环境下,老师们的精神世界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们把这种精神完整地呈现在学生们面前,这,就是人的!

  我记得教高中代数的薛老师,她很风趣。为了区分“期中考试”和“期终考试”, 她发明了“期中间儿考试”的说法,每次说到这个,都把我们逗乐。 上晚自习的时候,我很调皮, 不断问她问题,把一道题解出来,又改一个参数,问她怎么解。 薛老师仔仔细细一步一步又教我一遍。解出来之后, 我又改一个参数, 问她怎么解。 她还是仔仔细细地考虑,认认真真一步一步解给我看。 我的参数越改越多, 薛老师解题的也越来越长,她的眉头也皱得越来越紧,但她还是一步一步教给我应该怎么做。

  我记得教英文的张老师, 她每天早自习的时候带着我们大声朗读课文,绘声绘色地描述英文课文“Why the bat comes out only at ni武汉癫痫病治疗医院到哪好ght?” 张老师对同学们能否理解非常关心,她讲课的时候, 眼睛不断在班上看来看去, 只要看到同学的表情有显示可能没听懂,她就赶快再讲一遍。 我也很淘气, 有一次我都完全听懂了, 可是故意做了一个稍有迷惑的表情, 张老师看到了, 她眼睛盯着我, 马上又重新讲一遍,直到我对着她点头,她才放心,继续往下讲。

  我记得教初中数学的朱老师,在我对数学很反感的时候,我问他, 学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我看不出这些有任何实用。 朱老师不厌其烦地告诉我, 学数学, 是培养一个人的逻辑思维能力,现在可能看上去没有用,以后长大了,就能理解了。

  我记得小学时的语文老师,我星期天跑到她家里去,把我用毛笔写在长长的小纸条上的作文拿给她看。 老师丝毫没有因为我的突然出现而不满,也丝毫不因为我的那个小玩意儿而嘲笑我, 她仔细地一页一页打开我的作文, 因为女性癫痫病都有哪些发作症状呢字太小,她要贴在眼镜前认真读,读完之后, 告诉我哪里写得好,哪里要修改。

  我记得教物理的龚老师,他患有帕金森综合症,虽然手抖得厉害,还是在黑板上用粉笔认真描画光学立体图。 讲到热原理的时候,风趣地打个比方, 说冬天里暖气应该放在哪里, 如果暖气装得太高,就会“脑袋瓜子热烘烘的,脚丫子冷飕飕的。”

  太多太多,这些认认真真的老师们,在今天,怎么能够想像,他们当时,全都是身居斗室,家徒四壁, 起早贪黑,却毫无怨言。像这样的工作,他们又何止是老师呢?他们就像是父亲,就像是母亲。 他们,在我的过程中, 给我一个榜样。

  冯老师了我们, 他仙去了。 我知道, 冯老师终于实现了他的,奋战沙场,马革裹尸!

  我在冯老师的灵前, 点上一炷香。

  作者:高飞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