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奡盪舟 > 正文

你是我生命中的盐

时间:2020-09-16来源:不辱其身网

  苏小南喜欢传媒系的陈子昊,这是学校都知道的事。那个叫苏小南的女孩子,在大一军训阅兵时,突然窜上体育场偌大的主席台上,拿起话筒,一点不害臊地大声告白。那句“传媒系的陈子昊,我喜欢你!”至今任在南大校园里广为流传。

  用苏小南的话说,这叫贴标签,你陈子昊的名字走到哪,人家都知道这是苏小南喜欢的人。你不爱我,你爱谁?

  苏小南说这话时,脸上洋溢的喜悦,像她鼻翼两旁的雀斑,一小点一小点地跳跃,好像要揉合到一起开出花朵来。林素素便会鄙夷地瞪她一眼,苏小南,你的脸皮能再厚一点吗?这时候的苏小南便如刚吹饱气的气球,还没飘飘然,就碰上了针尖,瞬间四分五裂地破碎。自两年前脑门一热冲上主席台,说出那句惊天动地的话之后,除了平时偶尔遇见,两人在周围同学的推搡起哄里面红耳赤地点头微笑外,当真是再无瓜葛。苏小南后来也想不清,自己当年的那场告白是怎样迸发而出的。为此,她曾缠着林素素陪她泡在图书馆3个小时,翻阅医学书籍寻求答案。她相信,医学会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说明她真的不是一时冲动,也并非大脑有病。两个人圈圈点点,终于在一大堆化学元素中得出了一条怪异的结论——当体内分泌肾上腺素和一种活性酶时,这些化学物质,便成了一种本能,一种力量,一种不顾一切的驱动力,能让人一时处于近疯狂的状态。它还有一个综合名字叫。

  苏小南拿着她用蓝色水笔写在纸条上的结论,眼睛都笑成了弯月牙,林素素,你看呀你看呀,原来这就是爱情。

  陈子昊喜欢的人不是苏小南,这是全世界都知道,但唯独苏小南死活不愿知道的事。他那样一个玉树临风,如王子般优雅患有羊癫疯的女性患者能生育吗?的少年,怎么会和神经大条,还满脸雀斑,不漂亮,没才情的东北姑娘苏小南恋爱。这就像一个不可逆转的命题,不管苏小南当初的怎样轰烈,同学们又如何开他们的玩笑,陈子昊都丝毫未曾真正地留意过这个姑娘。他完全认真地把这一切当做一场玩笑。所以当苏小南气喘吁吁地跑来喊他名字时,他甚至有三秒钟的陌生感。苏小南在宿舍练习了千百次的告白,当被林素素怂恿着,一鼓作气跑到陈子昊面前时,除了重复吐出单

  单音节“我”字外,其余皆不可思议地化成了一长溜的省略号。这在苏小南心里多少有些可悲,但在陈子昊眼里只剩滑稽。他拿起书本上一直嗡嗡震动的手机,嘴角上扬,眉眼中带着自然流露的温柔对电话里他刚刚喊作“小乖”的人说,我也想你。

  苏小南在逃回宿舍的路上,一直反复琢磨这个“小乖”是不是他养的一只宠物,小猫或小狗。后来又觉得荒谬,他怎么会和小动物讲电话。但这个“小乖”就像那根扎破她心中气球的针尖一样,轻轻浅浅就让她破碎不堪。

  苏小南失恋了,至少在她心里是这样。她抱着林素素在宿舍哭得稀里哗啦,她说医学的解释不准确,爱情应该是两情相悦。林素素不知道苏小南到底有多认真,才会如此执著又如此伤心,和所有人一样,她以为,苏小南只是爱玩爱闹,只是对陈子昊一时的盲目崇拜。原来她所有正大光明的热烈的坦诚的喜欢,都和她的人一样,单纯的只剩下真切。

  陈子昊的那个“小乖”,终于还是让苏小南失望了,她不是小猫小狗,她是陈子昊名正言顺的女朋友。剑桥的留学生,陈子昊的高中同学,门当户对,郎才女貌。这是林素素多方打听回来的小道消息,据说可靠度百分之八十。苏小南当即跳了起来,那还有百分睡眠性癫痫病能治疗吗之二十的不确定呢。林素素只恨自己不能代表月亮消灭她,世上怎么会有苏小南这样死心眼,后知后觉厚脸皮的女孩子呢!

  苏小南决定在陈子昊主持的校元旦晚会上,再一次厚颜无耻的表白,为此,她不顾天寒地冻,大衣下裹着向林素素借来的雅白色长裙,裙角绣着大朵蔷薇花。她减了十多天的肥,才顺利穿上这条裙子。化了淡妆,盘了发髻,她看着镜中被粉底遮住雀斑,面若桃花的脸庞,忽然觉得自己也可以是公主,公主不就是要和王子在一起的吗?

  林素素说,苏小南,这算是最后一次,别再浪费了,你看,你多美。说这话的时候,苏小南正在涂指甲

  ,林素素坐在身后轻轻拥抱她。指甲油的气味充斥着眼睛,她有种想掉眼泪的冲动。

  晚会将近尾声,苏小南悄悄溜到侧台准备和另一侧的陈子昊一起登台,她看到黑压压的人群中,一个闪光牌闪动着她苏小南的名字,那是林素素在为她加油,她答应过她,这是最后一次。可就在音乐刚刚响起,就在她使劲掐着自己的手指鼓足勇气走到台上时,另一侧的陈子昊也挽着一位美丽到让人惊艳的女孩子迎面走来。几乎是同一时间,她和陈子昊的眼神有刹那的碰触。但她从他眼神里只读到了惊讶,再无其他。台下片刻的寂静后是热浪一般轰然而至的尖叫,她听到有人叫的名字,有人喊,苏小南,你又要登台表白了吗?仓皇从台上逃离时,那只爱扭伤的脚又矫情地故伎重演,一如多年前。只是这次,她没让自己倒下来,像上好了发条的木偶,不受伤,不疼痛,不哭泣,只一路奔跑。跑出礼堂大门时,她听到麦克风扩散出来的陈子昊的声音:女朋友刚从英国回来,我很爱她……

  那个让苏小南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引起癫痫大发作病因百分之二十的不确定,彻底如死水一般,再也不起任何波澜。

  毕业前夕,林素素把整理出来的行李一一寄回了家。苏小南已签好工作单位,决定远赴香港,她是宿舍唯一一个那么火急火燎地把自己放逐到远方的人。林素素一直耿耿于怀,说她没良心,说她脱离组织,山高水远相见难。苏小南听到这话便笑得原形毕露,这四年的大学啊,不过是墙角里的那一堆行李,幸好还附加了一两个知己。

  候机时,林素素突然转过身问,苏小南,你喜欢他什么啊?

  苏小南喝在嘴里的酸奶,就变得更加酸了。很多啊,他爱笑,笑起来的时候,连周围的时光都是敞亮的。他有这个世上最好看的侧脸。军训扭伤脚是他背我去的医务室,一路上我看到他额头上不断有汗水泌出,他的背宽厚而温暖,有足够妥帖的安全感,他让我有一种愉悦的感觉,这感觉,后来我知道,叫爱情,这是我生命中的盐。

  29岁的夏天,苏小南在电话里对林素素说,她要嫁人了,她已经爱上了香港这个繁华之都。彼时的林素素已经是两岁孩童的妈,她一边给儿子洗着澡一边对着电话大声叫嚷:苏小南,我儿子说了,他的干爸要像他一样帅到一塌糊涂。苏小南抱着电话笑得前俯后仰。帅到一塌糊涂,就这么一句话,又让她想起了当年的陈子昊,他在她心里,帅到一塌糊涂,却从不肯模糊。尽管林素素从未曾和她提及过关于陈子昊哪怕一丁点的消息,她依然辗转知道了许多。比如他毕业也去了英国,回国后开了传媒公司,在一家电台兼做播音主持,事业风生水起,感情丰富多彩,只是没有和他的“小乖”在一起。

  年少时的爱,像一朵不肯凋零的花,在苏小南的心里,日日花枝招展,夜夜若隐若现。小孩睡觉突然抽搐怎么回事她常常在深夜时分收听他主持的那档节目,有读者打进电话倾诉心声,他用低沉磁性的声音云淡风轻地安慰。终于在盛夏一个刚下过暴雨的夜晚,她决定拨通他栏目的热线,起初总是占线,这让她更加的坐立不安起来。当电话终于接通,她仿佛又穿越时光般回到了17岁第一次告白的样子,拘谨扭捏而又不顾一切。他说,你好。她久久不能回应,只轻声笑了笑。他听到她的笑声后,有片刻的安静,继而又恢复一如既往的风趣。她终于平复了自己狂跳不止的,她知道,他已经不记得她的声音,这很好。我要讲个给你听,讲完后,我就再也没有了。她透过电话的声音逐渐温婉。她讲17岁的自己,不懂爱,却拼命爱。她讲20岁的自己,知道爱是两情相悦的事,却依旧倔强地独自爱,直到后来黯然离开。那个男孩从未在她生命里逗留过,却深刻的宛如一直都在。

  不知讲了多久,只知道他一直很安静。故事结束,猫咪蹭在她怀里睡得像个小婴孩。她准备挂断电话,安心地长长睡一觉。他的声音在她指甲刚接触到挂键时,隔着千里之外从听筒里悠悠传过来:放开吧,别想他,这世界有很多爱你的人呐。就别再想他,把所有一切都当做是一个。

  苏小南轻轻挂断电话,窗户半开,夏日的风,绕过长街吹进来,猫还在熟睡,夜空繁星满天。她看到那个曾爱陈子昊如生命的女孩,终于从旧时光里挣扎出来。青春原谅了她的鲁莽,那些光明正大的单恋堆积在一起,是生命里不可或缺的盐。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