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患得之 > 正文

阿衰的困惑(八)

时间:2020-10-20来源:不辱其身网

  妻子还没有放假,我娘就打电话催命:“你们什么时候回来,这过年都是媳妇张罗,你们可倒好,上什么破班,饺子馅怎么办,馒头怎么蒸……”听着我我母亲长枪短炮的轰击,赶忙拿着手机跑到阳台上:“妈,你这不是找刺吗?妹妹们都在家里,该干啥干啥,苦妹她会蒸馒头吗?”“让你要把你媳妇供起来当神仙养,惯吧,有你狼崽子后悔的……”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我像泄气的皮球一屁股给自己撂倒沙发上。刺耳儿的电话再次响起本人没好气的说:“找谁,拿主要的禀报!”“是我,你妈呀……”原来是丈母娘:“妈,你好,在姐姐那儿还好吗,身体怎么样?我老想你了,本来说去看你,可苦妹忙,在一个我娘身体不好,你能不能劝劝苦妹请假早点去看看我娘,她俩也不能这样老杠着啊……”呵呵,我这五尺高帽子一折合还真管用:“孩子,放心,这闺女脾气倔,还通情理,我说说她,放心吧,让你娘别给她一般见识……”我就喜欢听这话,人家都说,娶媳妇看丈母娘,那是绝对的真理。
  
  也许我那几句甜甜的妈给丈母娘莫大的安慰,老婆领着大包小包进门就说:“明天回你家,假请好了!”“这媳妇,打着灯笼难找啊,下辈子不娶你真是损失……”“一边贫去……”拿着长枪的儿子啪啪啪的走来:“妈妈,我也去吗,我想奶奶家的猪猪了,还有哞哞叫的牛……”说着还学着牛“哞儿”叫了一声。第二天一大早,老婆就把孩子像裹编织袋一样里三层外三层加衣添棉棉还不停的告诫:“回家你安分点儿,别哪儿脏往哪儿跳,哪儿危险你往哪里猫儿,那山里有狼,小心没人狼把你吃了,别对着风吹吧脸吹的跟土豆丝似的……”孩子吃惊的看着我。“没事,你妈吓你的,哪儿有狼奶奶家不就是原始森林了。”
  
  为了讨好老婆路上我让她开车,她刚拿了驾照那正是看了警察“情有独钟”的时候。阿黄(狗)看见我们的车晃着尾巴嗷嗷叫,进门看家我娘不在就问正在洗碗的父亲:“我娘呢?”父亲没来的及擦手就抱着我儿子说:“她屁股下边坐蝎子,谁知道去谁家起哄去了。”为了探他的话音我耐着性子:“过年了,家里也不收拾,串门搭户,东家长西家短的好吗?”我那离婚在家的二妹借题发挥直接对准我放炮:“你们好,一年回来过几次,特别是你那闷葫芦的老婆,不说话一肚子坏水,以为她真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到咱家就是丫鬟,摆什么谱啊!”看着我老婆脸红一阵青一阵,我彻底爆发了:“够了,你们好,你们好,你嫂子说了,调教媳妇从自己的姑娘做起,你,二妹,还有你,三妹,四妹,你们对你们的婆婆怎么样,真枪实弹的对骂,你们的婆婆公公你们一年给了多少赡养费,你们一年有看过你们公公婆婆几次,我就看不惯你们对自己的男人不骂人不说话,你嫁给他们他们真是你们的长工了……是个女人你就不得了了”父亲听到这话狠狠的瞪了妹妹们一眼,要不是胡子刮的干净这会儿一定吹胡子瞪眼。其实,我也就敢在我爹面前这么说,他和我一样无力改变现状,在我妈面前我是万万不敢这么造次的,除非我吃饱撑得还想再来一场轩然大波。
  
  要搁以前,我爹早就不再理我了,这次,他居然拿出十二分的耐心问我:“今年过年你媳妇还不打算来我家?人家隔壁邻居都问,怎么老见你儿子孙子回来,不见儿媳妇呀?”我一听原来是我爸想见儿媳妇了,想见就直说吧,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见她呢?还要兜着圈子搬出邻居来说事,再说,你们想见她,她可不想见你们。你知道我让她来见你们一次得动用浑身的脑细胞,还得顶着丈母娘“护犊子”的压力,不亚于闯一回鬼门关,你们说见就见,说不见就不见,到底有没有谱呀,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一想到这儿,我赶紧跟他推辞:“爹,你说说我娘,脾气该改改了,你瞧瞧她给我这几个妹妹教育成啥样了,你养他们一辈子吗?你老了,她们拖儿带女以后咋生活,黑龙江哪家治疗癫痫病好你想过没有。”我爸伸了伸脖子,勉强咽了口唾沫,难得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了回掏心窝的话:“苦妹是个好媳妇,遇上你妈那骂一天不待重复一句的嘴人家从没还过一句,够了。你妈那是这山望着那山高,说什么搞洗煤厂,她急着让你回来就是这事,你可要拿定注意。你妈当初执意要摆婆婆的架子,为了能打响第一炮,就是怕第一次都不能压服你们,日后就更没有我们的顺畅好日子了。我让她见好就收,她非要乘胜追击,你也知道,你妈这辈子都想把周围的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里,主动权在她手里,她才心里踏实。没想到,她现在一发不可收拾,大字不识,野心大的很,那洗煤厂是你能搞的”这是我们父子俩第一次真正敞开心扉的交流,印象中自从我十五岁以来,我们爷儿俩之间的关系就剑拔弩张,不是他对我横眉冷对,就是我对他冷嘲热讽。今天的一番肺腑交谈,仿佛跨越了十几年的万水千山,到头来才发觉我俩虽然站在不同的阵营里,然而身处的位置何其相似,我俩都默契地体会到了对方的难处。我们的初衷都只想花好月圆,风平浪静,然而却身不由己地被身边女人旋风般的力量裹挟着,卷入一轮又一轮不断深陷的旋涡。这也不能怪他,很多家庭和睦的秘诀是只有一个人说了算,而另一个人心甘情愿地服从。我爸几十年来已经习惯了无条件服从我妈,早已自动放弃了主动思考的权利和自我分辨的能力。
  
  
  正在这时候,门外传来狗叫声,我爹立刻起身:“你妈回来了,咱们别提这事了。”我立刻意会,连忙钻进后院,假装一直和儿子放炮玩游戏。母亲挥出大嗓门:“都回来了,开个家庭会,说点事儿”她宁愿高傲的发霉,也不愿说半句软化:“你们听着,你姑老表入股整洗煤厂,苦妹不能拖泥带水阻止把钱拿出来,我为了让们赚钱再生个孩子,一个孩子太少了……”我媳妇不知哪来的勇气:“不行,洗煤厂危害生活环境,国家三令五申坚决取缔,不行,环保问题是个大问题,还有,孩子只要一个,我们生孩子是我们的事……”母亲看到木讷的儿媳妇给她叫板:“告诉你,你以为你谁啊,掂起尾巴看看,这洗煤厂我搞定了,宁肯让我儿子给你离婚,必须整洗煤厂。”看着媳妇眼泪哗哗的流,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听着,别人不懂法你应该懂,被人渴望有钱你应该保持尊严,如果搞,你来经营还是你那大字不识的母亲,告诉你,如果你淌这不该淌的浑水,离婚。”看着妻子含泪而去,我有气无力说:“你开车路上慢点儿,带孩子先回去……”
  
  
  妻子和儿子回到城里后我留在家里过年,看着人们鸡飞狗跳的忙这忙那我那心是五黄六月掉到冰窟里,凉啊。本想春节期间和老婆孩子培养培养感情,谁知……躺在床上想同事们对自己的嘲笑“四等男人”-----“一等男人家外有家;二等男人家外有花;三等男人花中寻家;四等男人下班回家。”呵呵,那时我还得意:“你们还不如我呢,五等男人妻不在家;六等男人无妻无家。”可现在这个家让我折腾的……
  
  初一,回娘家走亲戚的人开始轮番登场,时间淡化一切总觉的和这些人没什么说的。邻居铁蛋自己是个货车司机,他老婆正在闹“更年期”,横竖看他不顺眼,他回家早了,他老婆便挖苦“一个大男人,整天窝在家里干啥,就你没出息!”于是,铁蛋无奈,只好来我家闲逛,打麻将熬到快半夜,肚子饿了就在我家吃碗面,多放点辣椒辣出个满面红光。打起精神回家,可敲开门,老婆杏眼一瞪“你还知道回来啊,死在外面算了……”听着这些内心悲催啊!大年初四母亲开始宣讲她的发财理论和辉煌构想,她的粉丝我的妹妹们那是竭力响应。当时的状况突然让我想到了王安石变法,武则天篡位。母亲看我像个木头一样一言不发好像没了对手,(她这种人最怕没对手的战争。)最后母亲拿出杀手剑,送我做班车的时机冲破一切防线往车上撞。好歹山东治癫痫病首选哪个医院那车是停下来了……我知道,这洗煤厂如果不搞,一定会出人命的。我义正言辞的告诉母亲:“我媳妇的脾气你也知道,你也看出了他的态度,如果要搞洗煤厂,我那个家是绝对不会安生的。”最后经过母亲说:“借我钱,我搞,行吗?”我点头答应了,本以为只是母亲为了发泄心中的私愤不会要多少钱,谁知后果让我万万没有想到。
  
  有了母亲的初步构想,我告诉妻子洗煤厂绝对不搞,什么能有比我这貌美如花的妻子更重要。但我自己心里打着小算盘,母亲的承诺我怎么兑现。好歹离出国还有一段时间,我以老婆累为借口帮她打理生意。两口子都有了孩子,当然不存在更多的戒心。结完帐我把款打到了我的卡上并悄悄把卡给了我的妹妹让她取走20万。谁知我妹妹把卡上的70多万元全部划走了。因为有了这件节外生枝的烦心事儿,我一整天都心神不宁。好容易捱到夕阳西下,雾气依旧阴霾浓重,丝毫没有散去的意思。路上也依旧是一路“堵”途,我一筹莫展地盯着不见天日的窗外发呆,第一次希望路最好再堵一点,这样我就能再推迟点时间去面对一团糟的现状。平时人们都说谈钱庸俗可没钱更庸俗。我害怕暴风雨来临,可暴风雨百分之一万真会到来。尽量躲避与妻子单独接触的日子,睡觉装着打呼噜,听话装聋卖哑,有一天妻子这个“大内总管”兴高采烈的说:那天咱们看公园边上的房子你不也喜欢吗,我把订金都交了,没给你商量对不起了,始终向往那片地方,你卡上那些货款加上家里的存款还是能运转的……我吞吞吐吐的说:“那钱,那钱,我妈借走了,”越是强大的人,最怕的往往是至亲的伤害,因为没有防备,往往伤在心里,而敌人的伤害,因为早有防备,只能伤及皮毛。我看到老婆拿起包发疯似的冲出了家。可是这回真是天地良心,明月可鉴,就是老虎拔了牙,我也是只受害的病猫,更别说是我妈拔了牙。她当然不知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也并不想让她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至我于“不仁不义”之境地。
  
  别人夫妻吵架会唇枪舌战,肢体冲突,我们夫妻则不同长年不在一起,夫妻战争也是一网情深。好不容易放松了一下,手机就响了,是老婆发来的短消息:“快上来!”我刚在MSN上一露头,老婆劈头就给了我一个怒不可遏表情,然后就是连篇累牍的控诉和申斥,外加尖酸刻薄的讽刺和挖苦。大意就是:你这个伪君子,这么大的事你都敢骗我,还有什么瞒着的……
  
  我调动浑身细胞,群策群力积极想对策的时候,只见MSN上老婆又开始了新一轮地“叫骂”:“不知好歹的白眼狼,你们合伙欺负我!败家子,瞎了眼找个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别看她平时说话慢条斯理,还经常词不达意,可她敲起键盘来,比我快多了,再加上比我多看了几本书,名词一套一套的。我干着急就是敲不出几个字来,一着急,结结巴巴地骂她:“你有病,我也是没办法。”谁知道,我刚一还嘴,她就象疯狗一样噼里啪啦地朝我“叫”开了:“你有病,你有病,你有病,你有病,你有病,你有病,你有病,你有病,你有病!你良心有病,你良心有病,你良心有病,你良心有病,你良心有病,你良心有病……”
  
  
  妈呀——这个笨嘴女人总算找到了一个吵架的好工具,通过电脑的copy功能,再通过MSN的无声功能,她真是事半功倍呀,连气都不用倒,也不用浪费一点唾沫,只是动动键盘,就能把我骂得狗血淋头!我都能想见她如果近在眼前会是什么样子,一定是怒发冲冠,咬牙切齿,眼似铜铃,吼声震天!我刚说最近一段时间,天下太平,国泰民安了,这身边的女人啥时候消停,我也总算可以松口气儿了。
  
  此时做好的办法就是寻求丈母娘的支柱。就在我言简意赅的说明了大意,算是捅了马蜂窝了,直戳丈母娘的痛处,引起了丈母娘排山倒海癫痫患者在饮食上的方式有哪些般的委屈,她当即就泪如雨下,就差号啕大哭了。这我能理解,这话任是从谁嘴里说出来,也不会有这么强的杀伤力,千不该万不该,使我有这样一个豆腐掉到回窝里吹不得打不得的母亲,我做儿子的我能有什么办法。放下电话我看了一眼屏幕,还在抽风般地往下显示着:“你有病,你有病,你有病……”我决定结束这种毫无意义的“拷贝,粘贴”的吵架方式,就敲了几个字给她:“有话回家说,网上说不清。”然后,赶紧下线,我摸了摸额头,居然出了一头冷汗。
  
  姨姐大舅哥包括丈母娘不约而同的赶到了我家,老婆横眉冷对好像要拿眼光刺死我。选择了一家酒店我们在沉默中前往,孩子看我一脸严肃的表情怯怯的问:“爸爸,怎么了?”我唉了一声没有回答。饭菜没上桌大舅哥大姨姐把我叫到一边询问,当他们明了一切时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她的大哥患有癌症已是晚期:“我最不放心的就是这个小妹,这丫头秉性忧郁,什么都不说,在你们家里,她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愿伤害别人,可你……”旁边的姐姐哥哥也都在指责,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孩子都这么大了,别提什么离婚了,这洗煤厂是你母亲搞的,对她的赡养费你们该拿,但借钱必须还,这不是赠予,你们俩口好好干,苦妹看中的房子必须买,我们可以资助……”丈母娘给他的几个儿女交待着。那一夜饭菜没有吃完大舅哥的病情发作,半月后撒手而去。
  
  在悲伤中的丈母娘害怕我家这闷葫芦在闹出大事住在了我们家里。妻子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天地里,独自品尝着悲苦和忧愁,但我发觉,她对丈母娘那是更好了,每天天微微亮她会把一碗水轻手轻脚的送过去,吃饭时会用餐巾纸为她擦去饭粒儿,我真嫉妒啊,我生的要是女儿多好。有了这事我知道自己99天难以受宠,但还是保持这固有的姿态表演角色。
  
  
  一年过去了,尽管磕磕绊绊但生活的还算如意。母亲的洗煤厂由于环境监测严重超标,省里领导开会路过看到烟尘滚滚如同抗战时期的战场严重下令:一举推平决不能死灰复燃。大股东携款而逃无忧音讯,我知道那100多万那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返。中午吃的米饭,妻子冷冷的说:二期房款马上就要交了,让你妈妈赶紧把钱还了。每次听到你妈妈你妈妈我就来气,你对你妈妈,甚至就是个养母都那么好,难道我妈妈就是你眼中钉,我不是我娘养的。我语气很重的说:整天你妈妈,你妈妈,你就是个不孝的媳妇,你多长时间没进过我们家门了,你看过我的母亲吗……也许是太激动,我指着阳台上叠衣服的丈母娘对妻子大吼:“你让你妈走……”我看到妻子愤怒的举起那碗炖菜儿猛砸过来,我满身变成了菜花,满头变成了有谁,士可杀不可辱,我吼道:“离婚,这女人,不能要……”我看到丈母娘�_�_两记耳光甩在了妻子的脸上,妻子没有哭,吃惊的看着她的养母而后是紧紧的保住了。只见她松弛的跪在了地下:“妈妈,你一记耳光打醒女儿,老公能换,母亲我只有一个,离婚。”
  
  
  实质上说完离婚我就后悔了,第二天早上她说准备一下,今天去办吧。我放不下面子就说签个协议吧,她毫无表情的应道:“钱都归你,你们家不是就缺这个吗……”离婚那天下着雨,她的眼神心平如水。也许是天意我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无力的说:“妈,我要离婚了”母亲开始了排击炮:“她吓唬谁,走个穿红的,来个带绿的,儿子咱立那儿人模人样的怕啥,大闺女有的是……”我无语的挂了电话。现在的离婚很简单,不调解,我们像朋友一样签字画押,红本本换成红本本,就是差一个字,两个人的照片变成一个人的,真没想到这离婚简单的变成了一。
  
  
  办完手续后我开车她做着,无语,我总认为他会像平时闹矛盾一样腻着我大哭,可这次她是那么的平静,平静的让武汉看癫痫病的医院怎么选人毛骨悚然。我们一同回家,我看着她为我收拾衣服,我颤抖的说:“三天后来取,现在安排住处去……”
  
  
  我不知自己是怎么从家里走出来的,也不知自己该到何处安身。此时我最想告诉的人是我母亲,不知她是不是此时还会笑着说话。看着城市这诡秘的灯光,车行驶在无人的高速,狂奔的蜗牛面临的是人生的天路。敲开老家大门时已经是偶有犬吠的午夜,母亲披着衣服吃惊的嚷嚷:“她真的敢给你离婚,真的离了……”
  
  我无力的点了点头,“钱都给我了,这也是你所期待的……”
  
  母亲听到这那是鼻子一把泪一把:“儿啊,我真的不想让你离婚,都是我害了你,以后你的日子咋过呀……你一定得回去……”
  
  “娘儿,你怎么不早说这个话呢,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如今你让我怎么回啊……”
  
  我和父母商量后暂时居住在三妹家,那天我回家取被褥衣服,当我看到她已经把被褥重新拆洗缝合,被罩全部换成了新的,还有我的衣服也都熨烫整齐放在行李箱中我动情的说:“你要留我,我真的不走了……”
  
  她木然的回答:“不会了……离婚了我们应是反省自己的以往而不是很快的复合,难道都是外因作祟吗,我们自己的问题在哪儿”
  孩子边看电视边听我们谈话以为和好了,当看到她抱着被褥我拿着行李箱出门时木然的不知所措,门关上的刹那我听到儿子撕心裂肺的哭声,他光着脚疯狂的向楼下狂奔:“回去吧,听妈妈的话,爸爸有空会来看您的……”开车离去的瞬间后视镜中是儿子光着脚丫猛追的身影,我突然想到《妈妈,再爱我一次》中那个泪流满面的男孩。
  
  生活是根绳子,总是牵着我们的鼻子走。为了生活,我们忍让、退缩、扭曲甚至出卖自己。不要以为这是正常的,很多时候我们习惯的东西,就这样偷偷地改变着我们的性格。不是生活决定我们去做什么,而是我们做的事情决定了我们要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2012年的寒假马上到来,儿子的班主任徐老师打过来电话嘱托儿子的家长会务必参加。一直以来我都沉醉于自己的亮色而忽略了儿子的感受,加上幼稚园学龄七年的儿子我没开过一次家长会。
  
  没想到家长会她也来了,老师简单的说了一些前奏就直奔主题:“这次家长会我说的都是题外话,年级最好的同学这次的作文让我深受启发,不管家长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请你们爱护我的学生,我是教师爱我的学生,他是我的生命,你们做事考虑一下孩子的感受,我看到孩子们木然的流泪你知道一个老师的无助吗?当我问谁的家长已经离婚或正在闹离婚时班里五十多个孩子齐刷刷举起30多只手,你能体会我这做老师的感觉吗,我的孩子生活在怎样的环境中。我最得意的学生在这次在全校排名21名,作为完全脱离命题。说着把我儿子的一首诗写在了黑板上。
  我是鲜花一束,
  妈妈是鲜花一束,
  爸爸是鲜花一束,
  心与心相连,
  我们的家花团锦簇。
  
  爸爸是天,
  妈妈是地,
  天的包容,
  地的温存,
  是我成了快乐的人。
  
  爸爸献出一点爱,
  妈妈献出一点爱,
  我将走出阴霾,
  拉着爸爸手,
  攥着妈妈手,
  我们一起走向未来。
  
  走出学校门,天空开始飘雨,可我不想撑伞,像个流浪的丧家犬无处栖身,一个身影走来,那么熟悉,走进了是她,满脸沧桑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回家吧……”

------分隔线----------------------------